剛才突然挖到,自己在2002年寫的文章...還真久啊...
不過,我的想法還是和當年一樣呢...
似乎也有微妙的不同...  標題是: 莫名奇妙的故事,後半段我自己都看不懂 囧

 

 

這是上完環生課的感想之一,人跟大自然。

這一直以來都是個重要卻太大太空泛的問題,所有的人都覺得大自然的保護是重要的,但這一切只要跟自己的利益相違,就沒有什麼大自然是保貴的想法了。

如果,有那麼個為了地球、生命而不惜一切要毀滅人類的存在,那,這可以說是善還是惡呢?

人思考了許許多多的解決方法,可是唯一沒有被考慮的就是抺殺自己的存在。

就像是時光機器這部電影裡的未來地底人一樣,80萬年來為了維持均衡而做的改變和犧牲其實都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

美國的思想裡就是這一點最讓我個人無法接受,正義、公理,都是用自己的想法去思考的,完全沒有考慮到別人的立場,這種自我的想法在美國式的思想裡到處都看的到。最後主角殺了所有的地底人,為了救那些「地面人」,說真的,這種結局真的是汙辱了原作者在寫這部小說時的概念!!

自大的美國思想大放送…厭惡!!

所以說美國是一個年輕、莽撞的國家,台灣為什麼要一直模仿呢?

文化是不同的,資源、背景完全不同,像我們政府現在在做的橫向的移植根本就是大錯特錯的。有時一些簡單的道理那些很有知識的人卻很容易就忽略掉…

 

 

:「你不能理解的」

:「我可以理解啊,如果我是你也一定不接受。」

:「那你為什麼不放過我,你根本就不懂!」

:「我懂,我也可以感同身受,但這是沒辨法的事,我可以理解你,而你是沒有辨法知道我的。」

:「為什麼我們的生命比不上那些虫子?」

:「因為你們是不可能滅絕的,而他們快要消失了,就人道的立場來看,我的確是不能做這種決定,但是宏觀而言,雖然令人難過,但這是最好的路,不能讓一些小失誤壞了大事。」

:「你…不是人,天啊…」

:「……我……本來就不是…」

 

真不知道當人有什麼好的,又脆弱生命又短暫。

「真的不可以嗎?」

:求你不要好嗎?我不想失去你

 

CHIBC-暗月之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時間與空間的學徒
  • 我在想…
    暗月開開心心的創作了一些作品跟角色,
    目的並不是為了要在最後毀掉它們吧?

    以前有個很會說故事的人說:
    如果神級鐵匠打鐵,爐子裡面未成形的金屬叫說把我作成神兵利器呀,
    那個鐵匠一定會把那個素材當做邪門的東西~

    不過…這個故事其實更貼近現實的狀況也許是,
    人們還沒有變成人的樣子的時候就在對地球講說做成人呀人呀,
    地球聽見而且體貼溫柔地實現了這樣的願望。
    隨著時間幾萬年流逝,有幾支數量龐大的人類部族互相教導訓練怎麼忘掉之前的願望,
    受失憶症影響較淺的人開始怨嘆著自己為什麼身而為人,
    把自己的生活當成被詛咒的命運而非大地的祝福。
    有的人失心瘋的更厲害的互相把對方變回素材不夠,
    還把當初說做成鳥呀花呀蟲呀ETC那些大量變回土塊。
    在他們的夢魘中,以為自己的瘋狂妄想是地球的原初夢想。

    地球沒有袖手旁觀,也用各種方法叫醒人類,
    有些人被其他形狀的土塊喵喵汪汪唧唧喳喳莎莎莎叫一叫就從夢魘中醒了,
    有些人捨棄失憶症的訓練,突然自己靈光一現也許不完整但是約略想起當初怎麼來這的記憶,
    有的人找出還留在其他小部族的喜悅回憶,捨棄沒意義的訓練,
    這樣的人數量開始增多到轉變臨界點的時候,人們就會做著跟現在的夢魘不一樣的好夢吧:)
  • 時間與空間的學徒
  • 為了地球跟其他生命毀滅人類的存在,好像セフィロス堅持要做的事阿~
    エアリス(Earth)那樣的夢想會不會更好呢?問腳下的大地看看?
  • 其實我不知道你說的人物是來自什麼故事

    不過,我現在是認為
    就算世界的興起是偶然,人類的出現只是機率
    但是人有選擇的能力

    人性有光明及黑暗,極端的使用消去,就不是人性的作為
    而是來自異族的傲慢和暴力

    人類可能永遠在光明和混沌間遊走
    也可能毀滅在某個嚴重的失衡下

    但是當一個獨立的個體,我有能力去做我自己的選擇
    選擇本身沒有對錯,只在心境和想法之中
    身為人類本身,希望滅族的想法只是種自暴自棄

    重要的是勇於承擔選擇的結果
    那才是人性中最令我折服的力量

    CHIBC-暗月之鏡 於 2009/05/18 22:16 回覆

  • 時間與空間的學徒
  • 喔~那是我看了一些書以後跟自己的人生真實體驗想法混一混編成的故事:)。

    古代人的故事以為大冶會認為出來亂叫的金屬是不祥之金,
    但是我發現現代建築師Louis Kahn會認真『聽』建材的話,
    譬如說磚會說:『我喜歡拱』,即使拿磚做拱比較貴比較麻煩,這般尊重材料。
    而另一本日本茶室庭院的書講到:
    經驗豐富的石匠會『聽』石頭的話把它們排列成最它們本該是恰當的樣子。

    聽不到萬物的話(所以思考立場限於人也是當然的),
    憑私慾隨便亂做就是現在大地秩序失衡的主因吧?
    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聾』了,所以我看到那些聽得到的人使轉變逐漸產生。